当代书法作品中的“古今字”现象

古今字。清代学者戴震在《答江慎修先生论小学书》中说:“古字多假借,后人始增偏旁。”清代有名的训诂学家段玉裁以为:“古今无定时,周为古则汉为今,汉为古则晋宋为今。随时异用着谓之古今字。”古字和今字在字形构造上都有造字的相承关系。当代书法创作中常见的用古字现象,已成为时尚。有些古字可用,有些则风马牛不相及了。

古今字从形体构造上看是一脉相承的。如“昏”,从日从氏,本义是落下,日落就是昏。古人的婚礼大多都是在薄暮举办。《辞源》:“昏礼,婚娶之礼。古时娶妻之礼,于傍晚举办,故称昏礼。”阴阳交合之刻,是结婚的最佳时光。在缮写古代诗篇时,如《诗经》中傍晚、婚娶皆用“昏”字表现。《诗经·邶风·谷风》:“宴尔新婚,如兄如弟。”昏字加女为“婚”,作婚姻专指字。缮写古籍,昏可作昏姻。当代创作昏姻则要写为婚姻更为妥善。

古人对古今字的概念,是以时光为划分的,即古今用字不同。裘锡圭在《文字学概要》一书中说:“古今字,也是跟一词多形现象有关的一个术语。一个词的不同书写情势,通行时光往往有前后。在前者就是在后者的古字,在后者就是在前者的今字。”

古今字现象在古代典籍版本中是经常呈现的。由于古今字、通假字大批存在,对于书家浏览和抄写往往造成艰苦。秦汉古籍,通假字现象应用广泛。据统计,马王堆帛书《老子》乙本共五千五百余字,其中通假字就有三百多个。对于当代书家来说,不能辨识文字和读懂文意,一味地缮写,难免人云亦云,不知所以然也。秦汉以后,古籍经过后人不断的收拾,古今字、通假字也就减少了。

当代书法作品中的古今字、通假字现象广泛,但多数作者不能懂得为什么用这个字,对文字的本义和引申义不懂,有时候也难免被人误为错字。文字经过各个时期的演化,以及在各个时代对文字正俗的厘定,古代一字多用的现象逐步减少,比如郷,从卿分化出,又可作嚮。古籍里面方向的“嚮”很多写为“郷”。郷、卿、嚮三字早已剥分开,各司其职,如,縣作“県”、縣作“懸”,縣本是縣挂之縣,借为州县之县。県,指把人头砍下悬挂在木上。県字不见先秦两汉材料,或许是縣的省体。枭首本字当作“県首”。像縣挂、県首在古籍中依然应用。例如:《詩·魏風·伐檀》:“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

晋陶潜《桃花源记》:“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舍”在此作“捨”,是捨的古字。《说文》:“舍,市居曰舍。”舍本义为房屋,后引申为舍弃,新造一个分化字捨。

《管子·轻重乙》:“君直币之轻重,以决其数,使无券契之责。”“责”,债的古字。《说文》:“责,求也。”古无债字。

宋晏几道《蝶恋花》词:“朝落莫开空自许,竟无人解知心苦。”“莫”在此作“暮”,是“暮”的本字。莫的本义是日落在草丛中,为“日暮”之暮的本字,表现日暮、薄暮。后来“莫”字被假借作无定代词,就又在“莫”字上再加形符“日”成“暮”字来表现“薄暮”的意思,“莫”和“暮”就成了古今字。相似这些分化添旁字,已经明白字义,各司其职,更为妥善。

“酉”像一种小口尖底的酒器的形状,引申有“酒”的意思。《说文》:“酉,就也。八月黍成,可为酎酒。”酉是“酒”和“尊”的本字。后来“酉”被借用另表其义,为了差别,又在“酉”旁加“水”,表现“酒”,在旁边加“手”表现盛酒器,是为“尊”字。“尊”又引申为尊重之义。三个字各表其义,古字和今字各有使命。书法创作中偶见“酉”作酒,以“酉”作尊的复古现象。

孟姜女庙前有一副对联:“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最常见的断句读法是: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浮云涨,常常涨,常涨常消。《古今字字典》:“潮水。这个意义,古字写作朝,今字写作‘潮’。”“长”,通“涨”。例如:汉荀悦《汉纪·成帝纪三》:“阴气盛溢,水则为之长,故一日之内,昼减夜增。”“长”通“常”,如:《庄子·秋水》:“吾长见笑于慷慨之家。”所以,此联看似重复用一个字,其实内涵古今二字,不然读不通了。

《开通褒斜道石刻》“斜”即写为“余”。余,象形字,像房舍,本义为住宅,与“舍”同义,甲金文借为第一人称代词。《康熙字典》:“……又于遮切,音邪。褒余,蜀地名。一作褒斜。《汉杨厥碑》褒斜作褒余。”这类字在汉碑中很多,如辟、避,道、導,息、媳,反、返,卷、捲,敬、警,北、背,然、燃,余、予,两、辆等大批的古今字、通假字。古代字少,比如兑字,兼锐、说、悦等义,《论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说、悦为通假字。

清代有名的训诂学家段玉裁说:“凡读经传,不可不知古今字。”在书法学习中,缮写古籍,里面大批的古字、通假字,是我们学习的障碍。古代文字较少,典籍缮写传播,一字多用现象广泛。随着文字的不断演化、新文字的增添,隶变以后,汉字的字形、字义、字音逐步稳固下来,汉字进入规范书写时代。很多古今字字义也产生了改变,有的假借它用,有的则被淘汰。对于古籍中的古字,我们既要尊敬原典,又要与时俱进。对字义字形很早就独立应用的字,就要避免再去应用原始的古文字,古今两字往往已经不是一个意思了,即便有的字还能通用,但今字的字义分工更为明白,更有指向性,便于浏览懂得。文字演化进入楷书以后,古字很少被人应用,只是在书法创作中,特殊是篆书、篆刻创作中应用较多,楷书行书中很少见,因为分化字已经很成熟,并在历史上一直作为正字呈现,是历代的规范文字。准确应用古今字,对浏览古代经典以及书法创作中的利用,将大有裨益。通晓六书并懂得文字的古今演化,是我们学习继承传统文化最基础的素养。

(作者:刘照剑,系中国书法出版社副研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