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评】蓬佩奥之流南海作妖:始于闹剧,必终于羞辱

内容提要:美国国务卿近日发表声明,发布美国不承认中国对涵盖大部分海域的离岸资源权力主意。

美国国务卿近日发表声明,发布美国不承认中国对涵盖大部分海域的离岸资源权力主意。蓬佩奥表现支撑2016年中菲南海争议临时仲裁庭的裁决,且措辞强烈,一改美国政府往日在南海争端问题上所持的中立立场。

蓬佩奥爱好拿中美关系作妖,人们在疫情期间并不生疏。这次在南海问题上兴风作浪,妖风尤其激烈。细究起来,这份声明又是一派胡言。

声明中所援引的 南海仲裁案 早已被定性为一场国际闹剧。事实上,中国也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个所谓 裁决 的合法性。依据《结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第1款,有关 大陆及岛屿陆地国土主权 的争议不在仲裁法庭的管辖范畴之内。而早在2006年中国政府就已依据《结合国海洋法公约》相干规定,作出了消除强迫性仲裁的声明。在此背景下,临时组建的仲裁庭强行上马,在中国强烈反对下强行仲裁,在令人倍感蹊跷之余,背后也一直闪现着美国政府的影子。

蓬佩奥拿一份没有公信力的裁决说事,是因为美国实在缺乏干涉南海事务的借口。早在2002年,中国就与东盟各国签订了《南海行动宣言》,强调通过友爱协商和会谈解决南海有关争议。在中国和东盟国度的共同尽力下,南海局面总体稳固向好。中国与东盟各国有关 南海行动准则 商量已经进入案文第二轮审读阶段,体现了各方共同保护南海和安稳定的坚定决心,和自主协商解决南海争端的共鸣。

与南海远隔半个地球的美国不是当事方,但南海走向和安稳定显然不符合美国重返亚太和印太战略好处。因此借一张 仲裁判决 的废纸搅动南海风云,显然就是蓬佩奥之流的醉翁之意了。

在疏忽国际法方面,美国可谓劣迹斑斑。尽管蓬佩奥在声明中处处提及《结合国海洋法公约》,但美国至今都没有参加该公约。在1984年尼加拉瓜诉美国仲裁案中,美国政府不仅断然谢绝国际法庭的裁决,还应用其在结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禁止了六项有关该案的决定通过。在1998年巴拉圭诉美国 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案 和1999年德国诉美国 拉格朗德案 中,美国也均否定国际法院的法律束缚力,拒不履行于己不利的判决。

国际法院和国际法,于美国政府而言,是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工具。公正和正义,则是美国政客们动辄用来遮瞒险恶居心和卑鄙行动的幌子而已。

所以,美国插手南海事务显然不是为了保护 国际法赋予东南亚国度的权力和任务 。7月4日, 米尼兹 号和 里根 号两艘航母在南海举办军事演习;7月17日,美军在南海再次进行 双航母 演习。蓬佩奥发表这份非同寻常的南海声明,配合如此频繁的军事动作,其蓄意挑动国土海洋争端、损坏地域和安稳定的目标昭然若揭,借南海问题作妖向中国施压,乃至制作中美全面对峙的意图也清楚可辨。

世界局面风云变幻,中美关系进入多事之秋。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给美国的经济和社会造成了空前的冲击,给共和党底本视为探囊取物的总统大选增加宏大变数。在过去几个月,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甩锅对象。如今大选日期逐渐迫近,部分美国政客用中美关系做政治赌博的态势更加明朗。

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国土。中国政府早已表明态度,愿意以会谈协商的方法与南海周边国度和平解决有关争议,把南海建设成为和平之海、友情之海、合作之海。但与此同时,中国在南海的国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不受 南海仲裁案 之类的政治闹剧左右,不为外部强权的政治恫吓摇动,也是明白宣示的底线。

如果个别国度低估了中国保卫南海主权的决心和意志,持续无控制挑衅中国底线,南海或将成为他们的羞辱之地写入历史。(义务编纂:杨新华 戚易斌 蔡晓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