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大一:摈弃“高考光环” 换个新模样

原题目:摈弃“高考光环” 换个新模样

那个金秋的9月站在山顶感到“世界我有”之时,的确没有料到,大一年级的剧情会是“高开低走”。

来北京上大学的第一个秋天,除了用最快速度熟习了学校地图、周边生涯设施和地铁路线,我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拉室友们到京郊爬山。

北京的秋天,天高云淡,风是金色的,一阵阵吹得人精力亢奋。登上山顶,和新朋友第一次俯瞰这座城市,密密麻麻的高楼与马路被踩在脚下,这一刻的少年,恐怕在阅历青春岁月里的“高峰体验”:刚踏进大学校门,带着高考胜利的满满自负,和对未来近乎梦幻的欢乐感。

那个9月站在山顶感到“世界我有”之时,的确没有料到,大一年级的剧情会是“高开低走”,在一个如此志得意满的开场后,会熬过相当长一段迷茫的时间。

我的故乡是一座色调古旧的南方小镇。在那里,学生能考上一本高校,就会被所有人爱慕和称颂了,而我考上了北京的重点大学,全家人全部暑假都过得特有面子。爸妈摆了十来桌酒席,亲友和街坊邻居都送上热忱洋溢的祝福。

我尤其记得一个叔叔敬酒时说的话。他说,上一个去北京读书的哥哥是全镇人的自豪,而我也同样,“老家这个小处所会因为你们真正变好”。

高考,让我信任天佑勇者、天道酬勤的道理。本身还算聪慧的脑筋,以及日夜刻苦刷题,让父母从没为我的求学测验发过愁。我也认为,靠着这般尽力,大学一样顺利无忧。

然而,开学两个月后,我这只自豪的公鸡就被彻底打击成了灰头土脸的小麻雀。

首先,大一新生涯颠覆了我本来赖以生存的“学霸逻辑”,从前十几年我以为支持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新生涯面前变得不再那么有存在意义。

怀揣着昂扬的热忱报名加入大学社团,发表观点,展现自我,成果发明在其他见过世面的同窗面前,我曾经生涯的世界太小了。身为一名小镇做题家,错过了课堂之外的好多书和景致,而这些,很大水平上为你“增值”,打造你独一无二的个人魅力。可我剥离了“考分光环”,还有什么值得自豪呢?

另外,蓦然而至的大批自由安排的时光,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高中时期,我的时光被各科作业和习题部署得没有悬念。进了大学,课业不那么沉重,于是大把的时间扔到面前,而我面临的问题是:时光,到底怎么安排?过去是时光安排着我,而现在时光丢下我不管了。

陷入迷茫,然后焦急、烦躁,甚至时不时猜忌我来北京读书是否选错了。就这样稀里糊涂混到了寒假。期末测验分数很一般,一学期下来似乎一事无成,我没有和其他同窗一样放假立刻回家,而是在北京逗留了些时日,到处乱转。

某天下午,我走进一家学校邻近的书店,在书架间彷徨的时候,偶遇了大学另一个学院的老师。我曾听过他在学校举行的讲座,并现场提问。仅仅是那一面之缘,老师竟还对我有些印象,于是请我去书店餐饮区喝一杯咖啡。

三言两语间,老师感到到了郁结在我心底的迷茫和迷惑,他非常平和地说:“别急,到底想做什么,可能不会马上有答案。但你要记住此刻的迷惑,并且真的往前走,而不是停止不前。”

那位老师和我分享了他自己的故事。他在老家城市读了大学,直接找了份工作,结婚生子,对外面更大的世界并无概念。直到读了一本杂志,被其中一篇书评深深触动,于是去搜索作者信息,给对方写信,又得到回信。“在一个其他人都以为这辈子木已成舟的年事,我重新回到学校读研深造,成果人生彻底转变了。所以,你才大一,急什么呢?无论何时都可以驾驭生涯”。

那个冬日午后的书店,那位老师真挚分享的故事,似是一片温顺的灯光,给深陷大一迷茫期的我,重新点亮了几分盼望。回去后我想了一整晚,意识到此刻如此繁重压在我身上的迷惑,还是因为对过去那一点点所谓的“辉煌历史”过火留恋,不肯丢下,所以一直沉浸在负面情感里,而不是积极追求解决方式。

大一下学期,我时常去找那位老师聊天,在他的建议下听讲座、读书、旁听一些能启示思考的课程。同时,我不再急功近利地盼望 “补救”,而是尽力依照一个井然有序的状况,慢慢扩展自己的人际来往圈和视野。

当校园生涯的广度和深度真正产生质的转变,我终于感到到,身上的“高考光环”一点点卸掉了,旧日的一切不再约束此刻的脚步,自己对大学生涯渐渐拥有越来越强的掌控感和驾驭感,也不再质疑所谓选择的准确与否。

如今回望大学第一年,这段岁月过得颇为曲折,我阅历了“猜忌自己——颠覆自己——重新接纳自己”的进程。不过,折腾一番,是值得的。我甚至很庆幸,大学时期“第一章节”的书写,我的笔触不曾顺风顺水。究竟,英勇猜忌和告别过去旧我,是成长的主要标记之一,而我在大学第一年就做到了。摈弃那个自我感到良好的“小镇刷题机器”,决议去成为一个不敢想象的模样,还有比这更酷的事吗?

嘉安

义务编纂:黄晓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