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本科、纽大硕士李雪琴:上了名校,就不能当“废物”吗?

原题目:北大本科、纽大硕士李雪琴:上了名校,就不能当“废物”吗?

放假在家,大家这几天在干什么呢?君君这几天在追《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又丧又有梗的李雪琴,实在是太爱好了。

说起李雪琴,就要想到 两年前她在清华门口喊话吴亦凡:“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还被吴亦凡“翻牌”了。

展开全文

成果两年后的她,不光脱口秀说得好,还有了几个极具反差的标签: 搞笑段子手,北大学霸,抑郁症患者...

不少人跟君君有一样的迷惑:都当上“天之骄子”,成为北大学生了,怎么还会抑郁了?

不过现实正是:付出宏大尽力考进了名校,反而越有可能陷入抑郁和焦虑的怪圈。

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导与咨询中心副主任徐凯文曾在一个论坛上分享:

“我见过很多名校中最优良的学生,他们中的很多都有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甚至屡次三番尝试废弃性命。这不是普通的抑郁症,是非常严重的新情形,我把它叫做‘空心病’”。

而他做过的调查更触目惊心:北大一年级的新生,有30.4%的学生厌恶学习,或者以为学习没有意义;40.4%的学生以为“活着人生没有意义”。

大家是不是也跟君君一样被吓到了...而大四确诊抑郁的李雪琴,连提到自己的病时还不忘自嘲:

“北大一到期末看抑郁症的人可多了。我到北医六院看病,那是精力科最好的医院,我们学校的学生去那儿可以打折,一折,不然我看不起”。

得抑郁症的名校生,李雪琴不是唯一一个。不久前在豆瓣上,还有一位自主招生进入北大的同窗,自称“进入天坑专业的学渣”,真实地记载到:

这个趋势,在国外同样严格。

哈佛大学健康服务中心,在2017年和2018年进行的心理健康调查成果,哈佛学生抑郁患病率高达15%-30%,焦虑患病率为13.2%-30%,都高于疾控中心颁布的全国平均程度。

几乎每一个进入名校的学生,都是从一个小池子里的“大鱼”,突然变成了“宏大池子里特殊微小的鱼”,会有一种深深的落差感。

李雪琴还说过一段话,君君感到学霸们应当都有共识:

“我所有的青春期、叛逆期,可以说在小学停止了。我上初中开端我就懂事了,我再也不逃课了,我学习特殊好,一直考第一名,啥运动我都加入,一点没让我爸妈操过心。”

可“好孩子”们一旦进入了高手云集的大学,就像一下子被抛入空中,找不到落脚点: “不知道人生的方向在哪里,不知道我学这么多有什么用。没有人可以告知我,你的未来是怎样的。父母基本不懂得我要面对的社会。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有了目的,失去自己的方向。一路听话走到今天,却没有获得一个令自己开心、高兴、有保障的未来,的确是一件很悲痛的事情呀。

作为在清华、北大这两所高级院校里长期从事心理学工作的心理学博士刘丹老师,对这个问题的说明非常独到——

她表现, 上一代人虽然不富饶,但变更小,人们享有一种安全感,“听话”在稳固的社会构造中很主要。但随着经济逐渐发展,稳固的社会形态逐渐被打破。社会急剧变更之下,人们面临的不断定性越来越多。

社会正在并将产生翻天覆地的变更,家长的经验已经无法笼罩未来。

刘丹博士给大家的建议是:

首先,胜利的道路不再单一。和过去传统的、须要依附本科硕士博士一路学习、一层层镀金才干走上人生巅峰的路不同,一些有好点子、不依附于文凭(当然他们可能有)的人,也能通过创业等道路发明财富。

李雪琴被人质疑“北大的为什么会这样”,她说“北大的为什么就不能做个废物呢”

其次,寻求奇特性。人们富饶起来之后,就会有更多个人空间,有更多自由和喜好,对物资和精力产品更寻求品德而不是数量,更寻求生涯体验奇特性和“私人订制”,统一尺度、流水线上生产的东西越来越不受欢迎。

全部社会体系里所有链条上的每一节,都须要有人来发明,每一个不同特色的人,都有他的用武之地。

现在,李雪琴回到国内讲起了脱口秀,她曾经接收拜访时说,“我就是一个尽可能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盼望能让人快活的人。我累啊,但我让人快活的时候能缓解这种累。很多人劝我调剂,我还没找到好的调剂方法。那我就先让大家快活着,没关系”。

不久前,还有一条消息说的是:哈佛物理学博士后罗某在深圳南山区当了一个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

这条消息在热搜上还连续了一段时光,也引发不少争议,当时大家的点集中在: 她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对教导资源的挥霍?

君君出于对消息事件本身的好奇还深刻地查了一下,发明这位博士后是通过深圳的“苗圃打算”引进的高端人才,入职的岗位相当于处级干部。

她的这份选择寻求的是一份稳固的工作,还是在国度的基层单位能有所贡献呢?这些真实的想法君君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她很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未来,人们的工作可能不再只是为了生涯,而是因为“我爱好和享受工作”。我们的人生发展观念,不会再聚焦哪条路更好,而是聚焦在: 什么是我想要的,并且令我感到到高兴和有价值的。

君君还看到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我做椅子,是因为我爱好做椅子;我养花,是因为我爱好养花;我设计垃圾袋,是因为我爱好环保。知识本身没有高下贵贱之分,都是生涯的一部分。”

很愉快看到李雪琴和这位哈佛博士已经成为一个“奇特的人”,也盼望大家不管在国内读书还是出国深造、学业进行到什么水平,都不用被“优良”本身困住,英勇去做自己呀。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接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义务编纂: